广西壮族自治区国有维都林场-国有林场 广西壮族自治区国有维都林场-国有林场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首页文苑荟萃 → 我与贺州大平的故事(优秀奖)

我与贺州大平的故事(优秀奖)

我与贺州大平的故事(优秀奖)

更新时间:[2019.11.09] 作者:文:松柏分场 陆 江 阅读数:[]

    来维都林场好几年了,真正开始我的林业生涯其实是从去贺州开始的。从对林业知识的皮毛认识,到自己的真正能独当一面的去做工,甚至还要带几个实习生,竟然发生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,回过头来看看,实在是不可思议。
    初到贺州,其实也有很多老面孔,蓝经理还有周副经理以前也算是球友,孙书记也是我之前一个部门的老领导了。也并没有太多的陌生感。因为和我一起来的还有好几个同事,蓝经理给我们上了一节生产技术培训。我对此印象非常深刻 ,蓝经理年级轻轻,比我大不了几岁,但是开口培训的那一刻,非常有大学听讲座的感觉,讲的东西有条理,有逻辑,句句干货。听课之余,那种敬佩感油然而生。
 

    分到了苏副管的大平站点。苏副说那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那里晚上没有夜生活,下午3,4点就买不到猪脚的地方。苏副还说我来自总场办公室,怕我不适应,还说给我在贺州市内多待几天适应一下。却不知道我心里早已满怀期待。生于城市的我,原始的乡村却对我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。
    后来去到了大平,才发现原来大平比我想象得要好。工作住的房子对面就是一条十几米宽的小河,在房间打开窗就能看见河景,河对面是一座巍峨的大山,有山有水。我们都亲切的称呼我们住的房间为“海景房”。房子旁边有一个水坝,导致形成了一个大约有2,3米高的瀑布,每晚都伴着瀑布的水声入睡,刚开始分不清是下雨还是水声,睡得不踏实,后来习惯了,伴着水声,像安眠曲,一觉到天亮。这里该有的也有,并不是苏副说的那么偏僻,有网,有电,有快递,能满足正常的生活需求,所以就生活来说,还是很舒服的。
    到大平的第二天,就开始各种熟悉工地了,我这种林业小白安排和同事小李一组,小李之前在柳州造林部待了几年,本身又是林学专业出身,勾图带工的看家本领还是拿得出手的,跟着他做一段时间,基本就把林业要做的事情大概过了一遍了,在大平站点缺人的情况下,只能自己拼命补知识,早日独当一面,就不用有任务时总要有个人带着我了。
    过了半年这样,或许是苏副厚爱,或许也是因为人手不够,开始让我独立负责一块工地的开发了,做事情也开始比较顺手了,还让我顺便带一个实习生,突然就让我有了已经成为老师傅的错觉。石墨冲,廉尖,八分冲,东鹅工地,都是深山,带民工做工的同时,还经常跟着韦德哥,苏副认识花花草草,找点野货,抓点蜜蜂,苦中作乐,其实别有一番感觉。夜晚回来,如果白天山走得不是很累,大平乡政府旁有个新建的篮球场,去和本地人打打球,出一身汗,结交了几个球友,不亦乐乎。

    最后,因为一些个人原因离开贺州大平了,但是各种不舍,虽然大平山高,山陡,村子深,但是还是很怀念在那里做工的感觉。虽然真的很辛苦,经常在山里蹲点,和民工一起吃喝做工,但是当造完一片林子,看着小树在茁壮成长,那带来的成就感和满足感,会让你忘却所有的辛苦,或者说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。还是很感谢贺州大平,让我有过这样一段经历。
    现在虽然已经离开贺州也差不多有一年了,却总是感觉曾经的种种依旧历历在目,心里也一直在挂念着贺州大平的消息。之前看到群里说贺州大平大面积塌方了,晚上做梦居然梦到自己请公休回去帮忙,早上起来直骂自己怎么那么傻。原谅我,虽然人不在贺州了,心却偶尔会跑回去。

copyright © 2012 广西壮族自治区国有维都林场 版权所有 桂ICP备18001995号  开发制作:炬光科技 | 后台管理
地址: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兴宾区滨江北路 邮编:546100 联系电话:0772-4270073 传真:0772-4270528

总访问量:,今日访问量: